章惇
神宗死后,哲宗元祐间,宣仁太后垂帘听政,起用司马光任相,尽废新法,史称“元祐更化”。当时任枢密院使的章惇,为了维护变法成果,他据理力争。他针对司马光反对免役法奏疏:“凡疏略未尽者,枚举而驳奏之。”宣仁太后大怒,刘挚、苏辙、王觌、朱光庭、王岩叟、孙升交章击之,黜知汝州。  在前面小刀说过,司马光尽废新法是有失商榷的做法,打击面太大,将很多合理的于国于民有利的制度也一并废去是不明智的。很多支持旧法的朝臣也反对这种做法,当时朝中另一重臣范纯仁也曾劝阻过,但司马光一意孤行。得到宣仁太后的支持,反对派的势力大涨,而章惇不惜丢掉高官厚禄,捍卫新法,是难能可贵。  哲宗亲政后,他不满当初宣仁太后和元祐党人把他当作傀儡。在还没有起用章惇时,即采纳李清臣、邓温伯等人的建议,绍述“先帝遗业”,罢免宰相吕大防以及苏辙、范祖禹等重要元佑朝臣。在苏辙的谪词里说:“垂帘之初,老奸擅国,置在言路,使诋先朝,反以君父为仇,无复臣子之义。”哲宗对无“君臣之义”的元祐党人,恨之入骨。即使没有起用章悼,斥逐元祐党人已是势之必然。  宋史称章惇执政“凡熙丰旧法悉加追复。”而事实上元丰之政已多异于熙宁之政,而“绍述”之政又有异于元丰之政。“悉加追复”者,是变法的名目,而在这些名目下的具体内容上有所变更的。有些变更是好的,如将百分之四十的青苗率降为百分之二十,将免役宽剩钱减少,这些对劳动人民是有好处的。有些则表现章惇他们对权贵势力的妥协,如扩大权贵特权,元丰间已免了宗室贵戚之役,绍圣时又扩大为“所有皇太妃缌麻已上亲”还规定“合出免役一百贯已上,每及一百贯减三分。”

章惇(1035—1105),字子厚,号大涤翁,汉族,浦城(今属福建省南平市浦城县)人。北宋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军事家、改革家、书法家、诗人。

嘉祐二年(1057),章惇进士及第,历商洛县令、雄武军节度推官、著作佐郎等职,政绩显著。章惇担任湖南北察访使,经略南北江,率军平定了湖北等地并经略湖南,设立州县,开拓西南,统一北宋内地割据势力。

熙宁二年(1069),宰相王安石设制制置三司条例司,章惇被任命为编修三司条例官,加集贤校理、中书检正,参与熙宁变法。章惇反对废除新法,多次与门下侍郎司马光辩论,朝争失败,被贬,知汝州。

元祐八年(1093),章惇拜相,政治上贬斥旧党,恢复新法。文化上废除诗赋,代以二经。军事上征服西夏,攻灭唃厮啰。外交上招降吐蕃诸部,拒绝辽朝请和。地方上设置晋宁军与陇右节度军。

元符三年(1100),章惇罢相。崇宁四年(1105),去世,享年七十岁,葬于长兴(今浙江长兴)。政和三年(1113),赠太师,追封魏国公。著有《章子厚内制集》等。

人物经历

少年章惇

章惇是福建省浦城人,在这个闽北小城,现在还传诵着不少章惇的佳话。如:章惇少闻鸡练笔,博学多才,文采飞扬等。章惇长大后,不仅成为一代政治家,同时还是著名的书法家。《宋人书法》、《三希堂法帖》等都刊有他的作品。宋黄伯思在《东观余论》中评论章惇的书法作品时说:“近百年来,书法家中惟有章惇能表达笔意,虽然精巧方面不如唐人,但笔势上超过了唐人,意境在初唐四大家中的褚遂良薛稷之上,暮年愈妙,神采像王羲之。”潇洒成就了章惇,也造就了他波澜起伏的人生。章惇的书法艺术可以千古流芳,而他的宦海沉浮故事,随着时光的流逝,将渐渐失去脉络。“为官一张纸,文章千古事”,用在章惇身上,很合适。自从王羲之的《兰亭序》问世后,书法的两大功效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即汉字作为表达思想的符号,具有实用价值;同时,汉字作为书法艺术的研究对象,又具有审美价值。历史上许多书法家力求通过信札这种形式,把这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达到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章惇的《会稽帖》,就是宋人信札的书法艺术珍品。

强硬态度

中进士之后,初任县官,以欧阳修推荐,入朝试馆职,被劾,复出任县官。宋神宗熙宁二年(一○六九),王安石秉政,赏识章惇之才,用为编修三司条例官,协助推行新法。荆湖溪峒诸蛮为患,熙宁五年(一○七二),章惇受命察访荆湖北路,经制蛮事三年有馀,开拓境土数百里。其后历任朝廷及州郡官。宋哲宗即位,迁章惇知枢密院事。其时宣仁太后临朝,用司马光、吕公著主政,尽罢新法,章惇力争,因而被黜出外郡。章惇以勇往直前的风格,坚持王安石变法,并争辩于宣仁皇后帘前。最后遭到打击,被黜为汝洲(今河南临汝)知州。在后来的七八年间,又遭到保守势力的多次罢免。元祐八年(一○九三)。元丰三年(1080)神宗起用章惇为参知政事。是时王安石意志消沉,退居金陵。而熙宁新政在元丰间基本上能够得以延续,同章惇、蔡确(元丰五年任相)等变法派领袖坚持变法立场是分不开的。章惇为人刚直,对新法和王安石持绝对肯定态度,对哲宗忠心耿耿。堪称为哲宗朝的复兴名臣,由于宋朝皇帝对外态度懦弱对少数民族的态度就是用钱买和平,俯首称臣,国内不满情绪高昂,每年都有无数起农民造反事件,宋朝在与西夏、辽国的战争中屡丧边兵,异族国家反而越来越强。章惇和宋朝哲宗之前皇帝对少数民族的态度截然不同章惇的态度就是一个字’‘打’‘,所以章惇执后政立即扩张军备,储存粮食,积极备战,没几年便派遣北宋名将章楶与其子章律西征西夏、辽国,因此章惇不愧为东方的铁血宰相。同时对守旧的党羽如司马光之流的坟墓进行开棺鞭尸,彻底打压守旧派的气焰,同时贬斥诸多守旧党派人士,如苏轼等和众多韩琦文彦博派系人员。更主张对高太后进行清算,然而未能成行,功亏一篑,以至于后来高太后派系的神宗皇后向太后能够安然无恙的自立北宋朝的亡国之君徽宗。倘若清算高太后能够成行,则能够更加深深的打击旧党,维持神宗和王安石的新政,进一步增强国家军事力量,从而保持北宋对异族的军事打击优势,从而有可能避免随后而来的靖康耻,宋氏南渡,国土沦丧,进而整个汉民族在旧党盛行的南宋时代第一次整个民族沦丧异族之手。章惇堪称为哲宗朝的中兴名臣,后世由于南宋朝均为旧党把持,因此对其大加侮辱和诽谤,然而站在历史高度,他不愧为一个正直不阿,才能超重的北宋堂堂名相。随着政局的动荡,章惇一生几起几落,《宋史》竟把他列入“奸臣传”,给他定的主要“罪状”是,尽复熙丰旧法,黜逐元祐朝臣;肆开边隙,诋诬宣仁后。个性豪俊,美姿容,博学善文。宋哲宗去世后,潇洒的章惇在继承皇位的人选问题上出错了牌。宋哲宗一去世,朝廷内部就发生激烈的继位之争。章惇坚持礼律,要立简王或申王,皇太后则要立端王。章惇坚决反对,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轻佻不可君天下!”最后,端王还是当上了皇帝,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花花公子似的徽宗皇帝。宋徽宗即位后,把章惇贬为越州(今浙江绍兴)知州。不久,又贬为武昌军节度副使。此时,有一个叫任伯雨的人,对章惇落井下石,说他想追废宣仁皇后,于是,再被贬到雷州(今广东海康)任司户参军。潇洒的章惇终于心力两废,1105年病死睦州(今浙江建德)

祸及子孙

章惇生活在北宋太祖“不杀大臣”祖训的年代,相对于文化大革命时许多大干部被迫害致死,章惇能够活到七十多岁,已经够幸运的了,这话也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的许多大干部很快得到了平反昭雪,子孙也并未受到太多的牵连;而章惇确因坚持改革,遭到了极其不公正的待遇,祸及子孙,沉冤千年。守旧派不仅对其大加侮辱诽谤,将其纳入奸臣传。甚至还规定章惇及其家族后裔永世不得入朝为官,将其书法著作全部焚毁,从这方面来说,章惇所受的冤屈远比他人更多。章惇与很多真正的奸臣比起来,他的行为也是在正常的政治斗争范围内,只是恰恰他斗的对象都是皇帝、太后和像司马光、苏轼这样的千古“正面”文人,后世被唾沫淹死也就不奇怪。有史料记载,章惇对朋友,他是非常的洒脱、豪爽,而且还很有同情心,仗义气;在官场,他对权贵、包括皇帝都是不卑不亢。章惇见识卓著,雷厉风行,乃治国之能臣,类似于春秋时期的伍子胥,是个典型的刚烈丈夫。惜乎变通不足,遭小人暗算而沉冤千载。惜乎?悲乎!

章惇死后的第六年,朝廷又恢复了章惇的名誉,并追封他为观文殿大学士。历史有时似儿戏。17年后,当宋高宗看到任伯雨告章惇诋诬宣仁皇后的奏章后,为了维护皇权,又老账重提,剥夺了章惇的追封,并规定他的子孙不得仕于朝。章惇为人多谋善断,对政治特别敏锐,知人善任,同时具备很高的军事才能,文武兼备。如果宋朝能够接受他的建议不选端王,那么就不会有宋徽宗。不会有金灭宋的结果,中国甚至可以最先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章惇出生于官爵世家,一生在官场度过。忠于君王,结党不谋私,矢志变法,无私无畏。《宋史》也不得不承认章惇敏识加人数等”,“不肯以官爵私所亲”。章惇教子有方,三个儿子“连登科”,只有三儿子章援“尝为校书郎”,“余皆随牒东铨仕州县”,没有一个因为他身为宰相而做上大官的,“讫无显者”。章惇与妻子情深意笃,其妻死后,章惇“悼亡不堪”,无可奈何,其情可见。在离开越州任时,“夷人清其去,以蔷薇露洒衣送之”可见与平民百姓也感情深厚。宋徽宗即位后章惇因反对其当皇帝,再加上守旧派群起报复,章惇因而被一贬再贬,但当时因为章惇之子写血书为其平冤,宋徽宗看了之后深感其孝顺,遂没听从守旧派的做法,足见章惇教子有方,而并非守旧派写的章惇死后身边无一人陪伴,还有什么章惇尸体手掌被老鼠吃掉一个指头。

京城轶事

章子厚惇,初来京师,年少美丰姿。尝日晚独步御街,见雕舆数乘,从卫甚都。最后一舆有一丽人,揭帘以目挑章。章因信步随之,不觉夕,妇人以手招与同舆。载至一甲第,甚雄壮。妇人者蔽章杂众入,入一院甚深邃,若无人居者。少选,前妇人始至,备酒馔甚珍。章因问其姓,妇人笑不答。自是妇人引侪辈迭相往来甚众,俱亦姝丽。询之,皆不顾而言他。每去则以巨锁扃之,如是累日夕。章体为之疲,意甚傍徨。一姬年差长,忽发问曰:“此岂郎所游之地,何为至此耶?我主翁行迹多不循道理,宠婢多而无嗣息,每勾致少年之徒,与群婢合,久则毙之,此地数人矣。”章惶骇曰:“果尔,为之奈何?”姬曰:“观子之容,差非碌碌者,似必能脱。主人翌日入朝甚早,今夕解我之衣以衣子。我且不复锁门。候至五鼓,吾来呼子,亟随我登厅事,我当以厮役之服被子,随前驺而出,可以无患矣。尔后慎勿以语人,亦勿复游此街。不然,吾与若皆祸不旋踵矣。”诘旦果来叩户。章用其术,遂免于难。既贵,始以语所厚善者,云后得其主翁之姓名,但不欲晓于人耳。

宋神宗

神宗时以陕西用兵失利,内批出令斩一漕官。明日,宰相蔡确奏事,上曰:“昨日批出斩某人,今已行否?”确曰:“方欲奏知。”上曰:“此人何疑?”确曰:“祖宗以来,未尝杀士人,臣等不欲自陛下始。”上沉吟久之曰:“可与刺面配远恶处。”门下侍郎章惇曰:“如此即不若杀之。”上曰:“何故?”曰:“士可杀不可辱。”上声色俱厉曰:“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惇曰:“如此快意,不做得也好。

开拓梅山

当时宋正经制南、北江蛮族,任命他为湖南、北察访使。提点刑狱赵鼎说,峡州群蛮苦于他们酋长的刻薄,谋求归附,辰州平民张翘也说南、北江群蛮欲归顺朝廷,宋廷就把这事交给章惇。章惇派遣李资、张惇等人去招抚群蛮,却被他们的酋长杀死,于是章惇发兵攻讨,因此两江骚动。神宗怀疑章惇未按原计划行事,王安石告诫章惇不要轻举妄动,章惇则认为按原计划行事不会有太大的收获,于是发兵平定懿、洽、鼎三州。因蛮人占据潭州的梅山,章惇就乘势南下。转运副使蔡烨说这件事不能马上成功,神宗也同意,把这事专门委托给蔡烨,王安石极力支持章惇,双方争论不止。蔡烨处理问题久不能解决,王安石推荐章惇,熙宁五年章惇收复梅山,并设置新化、安化二县,对梅山地区进行了推行教化、发展生产等有效的开发。章对梅山地区的发展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他的历史功绩应予肯定。

章惇书绝壁

章惇尝与苏轼同游南山,抵仙游潭,潭下临绝壁万仞,岸甚狭。子厚推轼下潭书壁,轼不敢。子厚履险而下,以漆墨濡笔大书石壁上曰:“章惇苏轼来游。” 轼拊其背曰:“子厚异日得士,必能杀人。子厚曰:何也?轼曰:能自拼命者能杀人也。子厚大笑。

苏轼一命

在“乌台诗案”中苏轼被捕下狱,命将不测。有一天,宰相王珪面见宋神宗,奏陈:“苏轼对于陛下有不臣之意。”宋神宗听后不相信,就问王珪:“苏轼固然有罪,但对于朕还不敢这样吧?爱卿怎么知道的?” 王珪说,有苏轼的诗为证。他曾作《桧》诗:根至九泉无曲处,岁寒唯有蛰龙知,此句大有问题,大有文章。陛下请看,龙本在天上飞,苏轼却要在地下求什么蛰龙,还要在九泉之下去求,这不是诅咒皇上,要造反吗?王珪之言,如果皇帝听信了,苏轼就要有诛灭九族之祸。章惇当机立断说道:龙并非专指人君,大臣也可以被称为龙。宋神宗很赞同章惇的观点,他说:“是啊,诸葛孔明被人称作‘卧龙’,东汉颍川有‘荀氏八龙’,难道他们都是人君吗?妄加评论,他自己咏叹桧树,与朕有什么相关呢?对于诗人的作品,怎么能这样断章取义”章惇、宋神宗的一番话,说得王珪哑口无言。

退朝以后,章惇追上王珪,问道:“相公为何要如此,是想灭掉苏轼满门吗?” 王珪把责任推到另一位大臣舒亶头上,狡辩说:这是舒亶说的。章惇一听,气不打一处出,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说道:舒亶说的话就那么值得你来贩卖吗,他的唾液你也要当食物吃下去吗?

苏轼沾亲

苏东坡弟弟苏辙的第三个儿子,娶的是黄实的女儿,故称黄实先生为岳父。而黄实又是娶的章淳之女,他又称章淳为岳父,当然章、苏两家也就沾亲了。

苏轼

王安石变法,苏轼是反对王安石的激进改革的。从这个时候起,苏轼和章惇这两个朋友便划分成了两个阵营。年写讽刺诗案件之后,苏轼给贬到黄州,只有虚职。此时章惇已经做到了副宰相的位子,经常写信规劝苏轼苏轼回函中有这样的句子,“平时惟子厚与子由(苏辙字)极口见戒,反复甚苦。”

哲宗元祐元年,新皇帝九岁,皇太后临朝,重用苏轼,八个月之内,连升三次,为翰林学士,知制诰。这个职位很重要,帮皇帝起草国书的。而此时,苏辙在京为右司谏,做法狠毒,把和王安石一派的变法派人员全部降职,章惇亦在其列。

宣仁皇太后死后。苏轼的大靠山没了。哲宗即位后,章惇为相,贬苏轼到岭南。苏轼在惠州,做诗“为报诗人春睡足,道人轻打五更钟”。这首诗传到首都,章惇一看,就再贬苏轼到海南。

新皇太后摄政,又开始赦免元祐大臣,苏轼被批准返回大陆。苏轼北归,一路受到热情的款待,有人是他朋友,有人慕其文名,路经靖江的时候,许多文人朋友都来拜见他,章惇的儿子章援没来。当年苏东坡作主考官,亲自第一名录取章援,按照当时的传统,章援当为苏轼之门生。章援感觉到苏轼可能会再次当政,就怕苏轼以其父之道报复,于是给苏东坡写了一封信,很委婉,意思是说辅佐君王的人,一言之微,足以决定他人之命运。

苏轼给章惇回信了,这样写的:某与丞相定交四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增损也。闻其高年寄迹海隅,此怀可知。但以往者更说何益?惟论其未然者而已。……,书至此,困惫放笔,太息而已。(1101年)六月十四日。

章惇执政

打压守旧党

宋哲宗亲政,以绍述熙宁、元丰为志,明年改元为绍圣,起用章惇。章惇东山再起后,不遗余力地推行新法,扫除了一切保守势力。以“诋毁先帝,变易法度”的罪名,剥夺了已去世的司马光的追封;又以朋党的罪名,对妨碍变法的大臣,包括他的好友苏东坡等进行排斥。由于他的重拳,变法中的一些重要法律,如《青苗法》、《免役法》等得到了推行。在这场政治斗争中,他如天马行空般挥毫,行云流水般泼墨,潇洒自如。章惇首先从司马光开始,司马光当时已经去世,章惇取消其爵位和荣衔,并劝谏宋哲宗下诏掘墓鞭尸打压守旧党的气焰,但皇帝听从其他官员的意见,没同意。在章惇的劝谏下朝廷差人把司马光的牌坊拆了,皇太后赐的碑文也磨平了。与此同时积极与外国通商,进行海外贸易,因此日本、朝鲜等国纷纷派遣使臣访问宋朝并开始学习宋朝文化。以此铸就了繁华的北宋。章惇虽对付旧党手段过激,事同弄权,但能不以官爵私其亲人。哲宗驾崩,向太后主政,力主端王赵诘登基,章惇大呼”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曾布侧云“章惇,听太后处分”,章惇叩拜而退,端王称帝。宋徽宗立,迁章惇特进,封申国公,然以章惇尝反对其嗣立,遂生嫌隙,改用韩忠彦曾布为相,调和新旧两党。章惇则以罪贬逐于外,至崇宁四年卒。

讨伐西夏辽国

在对外政策方面,章惇更是纵横驰骋,一改屈服妥协的政策,一方面实施“浅攻耕”战略,使虎视眈眈的西夏陷于被动。另一方面在邻近西夏的边境修筑防御工事。109810月,在章惇的部署下,取得平夏大捷,击败西夏30万大军,使西部边境地区的局势得到了稳定,边境百姓得以安居。章惇既为相,复行新法,大肆贬摘守旧党大臣,生者流窜,死者追贬夺谥,并劝谏宋哲宗追废宣仁太后,因宋哲宗感悟其非而止。章惇把昔日的变法派全部召还至京都,委以重用。章惇派遣章楶进攻西夏,收复会州并从西夏手中夺取了天都山和横山一带的主要地利和山界萧部,确立了新的疆界,章楶发现西夏边境堡垒约3万人防守但兵力分散,夏国边寨各相去二、三十里,每寨止八百余人,就派折克适统泾原兵八千,一日夜驰至韦州(韦州居横山北,曩霄时立静塞监军司,屯集人马,防拓兴、灵诸州,)直入西夏监军司所,悉获牲畜、器物,西夏军大败。

平夏城大捷

章楶与章律在浅攻西夏的同时加紧筑垒,堵住西夏的进攻通道,“筑二城于石门峡江口好水河,赐名平夏城、灵平砦,既而环庆、鄜延、河东、熙河皆相继筑城,进拓其境,夏人愕视不敢动“特别是平夏城的修建使得西夏从没烟峡进攻通道被堵死,西夏只好动员三十万人强攻结果死伤惨重,章楶与章律随即率军反攻一举击败西夏数十万大军,

全歼西夏败军

夏军退兵时取道环州西南的洪德砦,然而章楶早已安排折可适埋伏于此,并通过不断的情报掌握着夏军的准确动向。十八日凌晨夏军大队通过洪德砦,折可适先放过其前军,待中军到时,认准小梁太后的旗号突然袭击。夏军未料到这个小砦中会埋伏这么多宋军,顿时大乱。此时章楶派来的援军李浩的军队正赶来,但没有立即加入战场,而是跟随夏军后队,停顿休息。夏军殿后部队赶到后,铁鹞子加入战场,形势发生了逆转,折可适敏锐的撤回砦中休息。夏军抓住机会向洪德砦猛攻,宋军百般抵抗,撒铁蒺藜、发神臂弓,甚至动用了刚研发出的新武器:虎踞炮。夏军伤亡非常惨重,到午夜时开始不支。折可适判断准确,开门出战,而此时养精蓄锐一整天的李浩才开始发起总攻。夏军再不能扛,彻底溃败,除被阵斩之外,许多夏军坠入山崖,更多的丢盔弃甲逃入乡里。小梁太后几乎被擒,最后丢弃仪仗更换服饰才勉强得脱,随后收复诸多失地。在环州韦州等重大战役中击败曾经侵扰北宋西北边境多年的劲敌西夏,北伐宋朝劲敌辽国,收复被司马光无耻割让的横山诸多要塞。

曾布落井下石

向太后问众位大臣谁能继统,章惇作为宰相,当然应该第一个发言。 他张嘴就说:母以子贵,如果继统的话,应立先帝同母弟简王。也就是说,应该立跟先帝同一个妈生的第十三子简王。他这句话一说完,太后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虽然隔着帘子章惇可能看不到,但是他也马上明白这话说得太鲁莽了。果然,太后隔帘就发问:宰相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同母弟啊,这六个皇子难道不都是哀家的儿子吗?这下宰相就傻了。因为哲宗皇帝本身就是庶出,不是向太后亲生,而是朱太妃所生。现在如果再立朱太妃所生的简王,那朱太妃就有两个儿子先后为帝。太后虽然是正位中宫,有这个位份,但是倘若朱太妃的两个儿子都当皇帝了,那太后和朱太妃的关系就不好处了。因此,太后勃然变色,章惇的这个提议也就作废了。

既然立简王不行,章惇于是又提了一个人。他说:“按照长幼之序,当立九子申王。”因为皇子前十位里就剩老九了,所以应该立老九申王。 他一说完,满朝文武,包括太后都乐了。为什么?因为申王有目疾,是个盲人。甭说中国历史,就是世界历史上,好像也没有盲人做皇帝的。太后心想,你说立申王,他连奏章都看不了,你这不是成心的吗?所以章惇一说,大家一乐就完了,根本就不再讨论了。

再往下数,就该十一子端王了。章惇心中暗说,不好不好,实在不好!因为他知道,端王整天就是踢球、赏花、写字、画画,跟名妓勾勾搭搭,怎么可以君天下?章惇确实有识君之才。果然,太后在帘子后面说:“那这样一来,下边就该端王了吧。”章惇一听,脑子就乱了,也不顾君臣礼仪,大喊一声:“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这一句,可就为他后面的凄惨人生埋下了伏笔。我们想一下,他敢说端王轻佻,那一旦端王当了皇帝,他能有好下场吗?所以,章惇一代名臣,最后凄凄惨惨,被贬死在了外地。

太后听了章惇的这句话很生气,心想,你说立谁就立谁,我立的你就给否了,而且连君臣礼仪都不顾,这还得了?这个时候,同僚们也开始落井下石了。当时的枢密使曾布,觊觎宰相的位置已久,他想,先帝在位十年,章惇当了六年宰相,如果再让章惇看中的人做了皇帝,那还有我当宰 相的时候吗?所以,曾布这个时候就跳出来指责章惇,说他所发议论,令人惊骇,不知居心何在。这样的大帽子一扣,给了章惇一个承受不了的罪名,他就没法再说话了。这时,太后发言:先帝尝言,端王有福寿,且仁孝,不同于诸王。说这个孩子有福寿,而且非常孝顺,不同于 其他的皇子。最后太后拍板,说就立端王。随即召端王入宫,在大行皇帝灵柩前继位,这就是宋徽宗宋徽宗能当上皇帝,第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皇兄哲宗死后无子。哲宗和徽宗就是北宋的第七、第八代皇帝,是兄弟俩。他们的父亲,是北宋的第六代皇帝宋神宗。神宗一共有十四个儿子,但是从老大到老五,及老七、老八、老十这八个儿子全都夭折了,只留下六个长成年的皇子,哲宗是第六子,徽宗是第十一子。